www.57712.com第70章 丁月华的觉悟


ʱ䣺2019-11-18

  出了卓府,丁月华默默跟着展昭身后,心中懊悔不已。自己真是鬼迷心窍,怎么会怀疑到苏姑娘身上去?她也曾听闻过关于唐门少主的传言,他最是喜怒无常凭喜好行事的,给她解毒就是他一时兴起。苏姑娘担任圣女一事,大概就如展大哥所言,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。

  她满面愁容地看着走在前头的展昭,有些无措,她惹展大哥生气了呢。踌躇了一阵,加快步伐追了上去,怯怯道:“展大哥,对不起。我脑子糊涂了……我对苏姑娘没有恶意,我病重的时候她也替我担心,我,我对她是心存感激的……”

  展昭停下脚步,见她满面焦虑手足无措,心中微微叹气,“唐少主的话确实容易让人误会,再者办案查案本就该秉持客观的态度,你的怀疑也是有道理的。”唐诺真是个烦,对苏琳有企图不说,还要挑拨月华怀疑她。他对月华有恩,月华自然会轻信他的话。

  丁月华见展昭没有责备的意思,松了口气,“苏姑娘绝对不可能下毒!她到之前我就已经取了汤勺,期间她只是同我闲聊了几句,直到我倒下前她都坐在那儿没动过。”如今细细回想当时的情形,丁月华为自己出于私心而怀疑苏琳感到羞愧;她对苏琳说展大哥不喜欢心肠歹毒攻于心计的女子,可自己竟然存了这样龌龊的心思,实在不该。

  展大哥跟苏姑娘两情相悦,他们之间没有第三人的位置,她不该存有介入的心思。大概是病中展大哥对她太过照顾,才让她对展大哥有了不切实际的想法。她何曾不知展大哥对她一直都是客气而疏离,即便没有苏姑娘,陪在他身边的姑娘也未必会是她。她若再这样不识趣,恐怕到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,倒不如退会原来的位置,皆大欢喜。天下好男儿多的是,她丁月华有她的傲气,何苦这样自讨没趣?

  展昭对此事还未有对策,想到唐诺强行给苏琳点上守宫砂,胸中就怒火中烧。当时丁月华毒尚未解,他只能隐忍不发,如今唐诺又行挑拨之事,这叫他如何不怒?冷声道:“唐少主生性多变,喜怒无常难以捉摸,他虽对你有救命之恩,你也要留心几分,莫要轻信了他。至于苏姑娘的事……还待我与她商讨。”苏琳聪慧,比不会轻易让唐诺得逞。只是唐门擅用毒,就怕他对苏琳下毒。

  丁月华深以为然,丁家与唐门毫无交集;唐诺这般鼎力相助实在出人意料,也超乎寻常,不得不叫人心生提防。展昭将丁月华送至丁宅门口,叮嘱道:“月华,你安心休养,其他的事都无需担心,自有开封府处理。”

  丁月华点头,诚恳道:“展大哥,月华病中脑子糊涂,说了些不合时宜的话,莫要当真。你还是唤我丁姑娘吧。”说着俏皮地眨眨眼,“免得苏姑娘心里不高兴,她同我说过,她心里不高兴就要拿你出气,你可要担心!”

  苏琳午间才在开封府见过展昭,这会儿见展昭来铺子里寻她,不免有些意外。陈家案子棘手,他怎么还有空来寻她?翠鸣才不管这些,揽下她手头的活,将她赶了出门。二人寻了家茶馆坐定,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展昭都未开口。苏琳沉不住气:“你别告诉我你是专程找我出来喝茶的!”

  “不是不行,是不符合你的作风。别卖关子,说吧,什么事?”忧国忧民,以拯救天下苍生为己任的展大人会平白无故约她喝茶打发时间?至少这个时候不会!他身后多少烂摊子要收拾还未知晓,如何有心思喝茶闲聊?

  “唐少主可曾找过你?”他确实是为唐诺的事找她,一直未开口是不知从何说起,也未曾想到应对的对策。苏琳一愣,低头笑了笑:“前几日在铺子里见过一回,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就走了。www.57712.com,反正我是不会做什么圣女,随他说去。”

  苏琳往椅背上一靠,叹道:“他抬举我当唐门圣女,要我中秋过后随他回唐门。横竖还有月余的时间,到时候再说,你不必担心。”她隐去了成亲一说,且不说现在不是成亲的好时机,她根本就没还没考虑成亲,相信他也没有这个念头。若说出来,岂不成了逼婚?其他事上她可以主动,在这件事上,姑娘家势必要矜持些才不掉价。再说,唐诺的话哪能信,她才不会天真的以为成了亲就能相安无事。

  看他笑得明媚,他不觉放松了心情,谁也说不准事态会不会有转机,www.23465.com自定义审批流程让人事管理,世上之事总是难料,何必庸人自扰凭添烦恼?如她这般看得开甚好,不过还是要提醒:“你还是尽量避开唐少主,万万不可冲动,更不要与他起冲突。记住了!”

  苏琳点头应下,唐诺可不像展昭这般宽厚,除非她嫌命太长,否则还是规矩点。他既然对她抗天花的体质好奇,她若能弄到天花疫苗给他,不说会放过她,至少能暂时打消念头吧?只是,她去哪弄疫苗?真是病从口入,祸从口出。不爱想这糟心事,转了话题:“你去陈家可找到线索?”

  展昭略略说了陈家的情况,她听着他条理清晰的分析,心想,专业人士的观点同八卦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大。他一眼就看穿凶手是故弄玄虚,她也是这么以为的,这可真是英雄所见略同。暗自得意一笑,“这厉鬼对陈家人真体贴,到现在为止,除了陈元乐不禁吓,其他人可谓毫发无伤,陈民夫妇在开封府大牢里更是安全无虞!虽然死了个儿媳妇,可那只能算是半个陈家人,丁姑娘就更别提了,纯粹是无辜受牵连!”

  “不过,也可能是凶手对陈家人恨之入骨,觉得一刀杀了实在太便宜他们了!一定要慢慢折磨致死才能解心头之恨。”说着,她拿起盘中最后一块糕点,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有些人喜欢把最喜欢的点心留在最后吃——报仇嘛,最恨的留到最后解决才有乐趣。就是要他亲眼看着亲人一个接一个被慢慢折磨致死,从情感上狠狠虐!最后再了结他,这才大快人心,也不枉费凶手多年的隐忍蛰伏。”

  虽然案子的突破口在陈民身上,可陈明始终不肯透露分毫。老实人有时候就是一根筋,认定的事谁也无法改变。展昭头痛至极,无论他如何劝说诱导,就是不松口!耗到亥时,只能作罢。就在这时,有衙役匆忙来报——陈元乐被劫走了!展昭瞧一眼脸色惨白的陈民,提着巨阙随衙役赶往陈家。

  埋伏在陈家的几名衙役均被凶手所伤,好在伤势不重。展昭心急如焚,扶起一名受伤的衙役,急切道:“凶手往哪个方向去了?”陈元乐这回恐怕凶多吉少,他安排在暗处的衙役武功皆不错,竟然全被凶手所伤!可见凶手身手了得,若非如此,想来去自如,装神弄鬼也不易。

  衙役捂着心口,痛苦地咳了两声:“咳咳……往,往南面去了……咳咳……”展昭扶他靠墙坐好,提气施了轻功疾速朝南面追去。南面有一片树林,确是藏身的绝佳之处。到了树林入口处,展昭屏气侧耳仔细聆听,除了虫鸣之外未闻呼救声,心不由下沉。

  握紧巨阙提步进入树林,繁茂的枝叶遮住月光,昏暗不堪。一路行一路寻,皆未发现陈元乐的踪影。忽然,一阵晚风拂过,吹得树叶摇摆不定沙沙作响,点点月光也随着叶子的摇晃细碎地洒下。就着月光,展昭蓦地瞪大眼——陈元乐!